“夏门主说的是。”顾承宇咬牙切齿的应着,手里修剪碎发的剪刀下手又加重了几分力道,心里已经是将这碎发拟做夏言了,“夏门主,后院还急着要用鲜花点缀,我这就不做停留了。”好女不吃眼前亏,得赶紧逃回柳扶风身边,接下来几日定要和柳扶风捆紧了在一处,再也不要独自一个人乱跑了。

    “你也是来剪花枝?”夏言闻言这才是好好正视顾承宇手上不断挥舞的剪刀,看起来有点眼熟。

    顾承宇现在的状态格外敏感,瞬间就从夏言的话里听出了别样的意味,连忙停下自己手上的动作,“‘也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夏言好似回味过来什么,走到一旁的花坛上,拾起一把和顾承宇里手里一模一样的剪刀。顾承宇目光追随着夏言的动作,自然也是一眼就看出那把剪刀和自己这把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如果诚如容嫣所说,自己特意回去拿了剪刀来取需要的花枝,那就表明倾华苑里没有剪刀,可是现在却出现了。

    “夏门主也是帮容嫣姑娘剪花枝吗?”顾承宇严肃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剪花枝倒是没有,只是帮着看护一会儿花,但这名字……”夏言也终于是放下上扬的下巴,“毕竟陌生男女不方便问姓名,但她着一身鹅黄衣裙,在一水青衫的青莲妖很是显眼。”

    “黄衫女子,我迷路的时候也遇到了。”顾承宇疑惑着,“但是她当时手里是捧着花束的,并告诉我花束是从倾华苑里取的。”

    夏言摇摇头,“她从倾华苑出去的时候,并没有抱着花束,只说是怕压着花枝,再去叫两三个随从回来帮忙。”

    “这好像不太对劲。”顾承宇说着周围环顾一圈,安静的有点不可思,“夏门主,你的随从呢?”

    “我自己一人出来随便转转。”

    “那为何要单单将我二人引来这倾华苑?”顾承宇想不明白这其中的缘由,但是解救之法倒是立马脑中闪现,“夏门主,我始终觉得这事有异,我们还是快些离开。”趁此机会快些离开,回到柳扶风身边才是最大的安全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夏言细想之下,也觉得这事透露着太多古怪了。

    收起之前的虚与委蛇,两人一前一后往倾华苑月洞门那边走。

    “天哪,我是不是看错了?”顾承宇走在前,拉开不知何时合上的院门,眼前的一切让顾承宇倒吸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夏言听到顾承宇的惊呼,连忙上前来,只见眼前汪泽绵绵不见连接之处,来时的回廊消失了!

    顾承宇傻愣愣的看着眼前汪泽一片,刚刚还冷静自持的状态一秒钟就崩塌,原想着只要离开这里,回到柳扶风身边就万事大吉了,可是现在这样……顾承宇抿抿唇,努力的往回克制恐惧。

    “顾承宇你确定我们没有走错地方?”夏言也懵了,居然在怀疑两人是不是走错了地方。

    顾承宇点点头不说话,细细的沿着月洞门看了一圈,然后缓缓的蹲下。牛牛书城!百度一下:牛牛书城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