任行太白 第354章 二桃杀三士(1/3)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    古人言,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,行万里路不如阅人无数,阅人无数不如贵人相助。

        读书、行路,以及阅人,司马白都做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有今日成就,本事过硬,袍泽效死,极其能征善战是主要原因,但若没有贵人相助,只凭他自家这一伙人挣扎拼命,他恐怕未必能成为今天的司马白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路走来,细论起来,贵人只有三个半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一个自然是启蒙恩师张宾,没有张宾赠宝传术,司马白这条河便没有源头,连第一滴水也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个是关系纠葛不清,亦敌亦盟亦侣的石永嘉,俩人虽然不共戴天,可是若无石永嘉相助,司马白也不可能完全解读三皇内文,更不可能融合矩相珠胎。

        再者初归故国无依无靠之时,六哥司马昱仗义相助,算是司马白的半个贵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三个,便是大晋当世第一名臣,王导。

        从昌黎郡王到武昌郡王,从无职无权到龙骧上将军,这一步身份上的天壤转变,对司马白是至关重要的,而这背后的推手就是王导。

        倘若没有王导的鼎力帮助,司马白想要从武昌千里迢迢入京师潜伏到禁卫大营,那也是万万不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白是很感激王导这个贵人的,但做为司马白的贵人,王导却在怀疑自己的决策究竟是对还是错,他不确定自己是否扶持了一个董卓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诚然,如果没有司马白纵横疆场力克强敌,此刻的大晋王朝或许已经覆亡了,但董卓入京之前不同样是功勋卓著的一方豪杰吗?

        功绩归功绩,恶果归恶果,前有功而后做恶的例子,有史以来不胜凡举!

        甚至可以说,但凡能作恶为害的人,哪个不是先有赫赫之功?

        没有显赫的功勋,又岂有作恶的本钱!

        董卓尚有十八路诸侯讨伐,可如今的司马白兵强马壮战无不胜,谁有能力讨伐他?

        士族?外戚?宗室?还是天子?

        遍数一通,王导不得不承认,就目前而言,当今世上,司马白已经可以说是无人可制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任何人到了这种高度都不会无欲无求,即便他本人不求,他身后的势力也会推他朝前走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人性,是规律。

        宦海沉浮一生,见惯人心叵测,历经沧桑变化,防范司马白这样的人,是王导骨子里的本能。

        今日才是司马白班师回京的第五天,朝堂上便已然多了一张说话的嘴,这嘴已经张开了,不给个位子,人家能善罢甘休吗?

        朝廷如果要给这张嘴一个位置,便意味着早已固定的权利格局要面临撕裂的剧痛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种剧痛是很痛的,一个不慎,把谁痛死了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    太极殿,廷议从清晨一直持续到过晌,仍未有休议的迹象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同以往,这次廷议不但规格极高,召集范围更是少有的极广,说是朝会都不为过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老丞相王导亲自坐镇主持,在京有实职加身的二品以上军政大员尽数列席,尚书、门下、中书三省各部曹主官全部参议。

        议题只有三件,一是教军降兵的处置方案,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