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营的路上,徐荣一言不发,只是时而看向身前的陛下,总忍不住想要多言两句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能够理解陛下对少府到底看重,毕竟少府卿就是皇室的大管家,皇室宗族的钱袋子全靠子少府来装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如今,少府的权利已经在无限膨胀!

        国土台属少府,一口气将中枢府下户曹的权利夺走了泰半以上。而且随着新田制法度的不断改进,少府还有了专于百姓耕田的刑诉权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前还掌管山川渔泽,宫室林苑,盐铁钱牧,虽然因田制更改,导致少府损失了重要的经济、军需来源赋,但掌握着铸钱署的少府,压根就不缺钱。仅仅是少了军需来源,削弱了对军方的制衡能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伴随着陛下一句话,将民兵组建、归属划到少府卿下,其对军方的制衡不减反增,而且还是一口气增到了顶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陛下后面还说了,日后蓝田大营的新兵征募,皆需自民兵中选拔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相当于总参寺手中握着的征训兵员的权利,被少府截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当新兵都是从民兵选拔出来的时候,少府对军方的制衡能力,直接一口气抬到了天花板。

        少府对军权虽然没有直接显白的分走,可潜移默化间,日后军方必然要与少府走更多的公文。

        是好是坏,自己眼下也说不清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自古以来,这还是少府第一次拥有如此重权。没有具体施行前,谁也不知道会有怎样的后果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,心底里,莫名有些担忧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看着陛下的背影,这份担忧似乎又渐了三分。自陛下推出军改以来,每一次专制国策,可以说皆是利大于弊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到军营后,辞拜回帐。

        徐荣写了封书信,遣人送去长安大将军府。这一切,没有刻意隐瞒。

        或许,今天陛下给自己说这么多,就是想通过自己,来告诉国朝诸公卿,让他们有点心理准备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一连两日下来,东岸民营的形式,出乎意料的好。

        在瘟魔的威胁之下,走投无路的灾民,义无反顾的选择了相信吴懿,相信大周皇帝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第一批从关中加急送来的药材,抵至营内后。定颖大营内已经集结不少的汝南民间医匠及军医,迅速开始配比药量,分批前往东岸各处,开展大规模救治百姓,消除瘟魔的行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同时,豫州爆发大规模瘟疫的消息,随着军中强征南阳各地医者、药材的举动,在南阳掀起一层层浪。

        骚动、恐慌是不可避免的!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时代,没有人不惧怕瘟疫,即便是高诚也有点怂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好在分田一事出现阶段性进展,南阳其余各县,纷纷展开分田、聚埂,使得心中躁动的百姓安静下来。看着一亩亩属于自家的田地,打上田桩,记录在官府的籍册上,签字画押。

        浓重的欣喜,瞬间冲淡了对于瘟疫的恐惧。

        其次,南阳官府的大力宣传,也对安稳民心起到了关键作用。

        车骑率三军将士封锁汝河,陛下亲自坐镇定颖,皇后、太子、贵妃、公主,皆在南阳宛,慰劳百姓、将士。 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