暮云碧 第十回 由此痴(2)(1/6)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回到施宅,白衣雪、凌照虚心头均疑云重重,次日一早,二人找来施钟谟一起商议。施钟谟沉吟道:“老夫虽无缘得识这位恩平郡王,但尚灵皋尊为王府的大总管,对那位胖公子如此恭敬,他定然便是赵璩了。”

    凌照虚恨恨地道:“是啊,那个红袍人我认得,是情教的‘绮情使’季篱苦。想不到威名赫赫的情教,竟干出如此下三滥之事,实在令人齿冷。”

    江湖中的各家各派,无论大小,不分正邪,无一不以色戒为重。黑道中人打家劫舍、杀人越货,在刀口上讨个生活,大家习以为常,见之不以为奇,但倘若有人犯了“淫邪”二字,则为江湖同道所不齿,人人可以得而诛之。情教虽非名门正派,但近年来声名鹊起,俨然一煌煌大教,麾下一众的好手,无一不是武学宗家,不想竟牵扯如此一桩骇人听闻的秽案,令人匪夷所思之余,又大感义愤。

    施钟谟道:“情教素与官府结交甚深,在江南地区树大根深,势焰熏天,如今又靠上了恩平郡王这株大树,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白衣雪心中一片雪亮,那晚在寂光寺的山门,他一再逼问,桃花僧抵死也不敢说出的幕后之人,自是恩平郡王赵璩无疑了。只是莫翎刹既然与恩平王府交情匪浅,却又为何要只身前去搭救被掳囚的良家少女,暗中与之作对?她到底是何方神圣?这个姑娘的身上有着太多的谜团,当真令他如堕五里雾中,百思不得其解,说道:“情教暗中搜劫无辜的良家少女,原也不过为了满足恩平郡王的淫邪。”

    凌照虚道:“施先生,你此前曾说,皇上一回就赏赐赵璩十名如花似玉的宫女,这位王爷的身边,怎么会少了女人?没想到他背地里,竟还做出如此伤天害理之事。”

    施钟谟面色如土,缓缓地道:“恩平郡王如此胆大妄为,日后若真的登基当了皇上,只怕也是一位……荒淫无度之君。”

    凌照虚道:“不知他们所说的潮鸣寺巷,又是在捣什么鬼?”

    白衣雪遂将昨日日间,在潮鸣寺巷撞见七毒童丐潜入牧养监一情,简略说了。施钟谟皱眉道:“听他们所言,似是要对封野寺下阴手。”

    白衣雪和凌照虚对望一眼,齐声问道:“封野寺又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施钟谟道:“这位封野寺,是侍卫亲军马军都指挥使司的都指挥使,你们先前见过的殿前都指挥使司的都指挥使明化砺,还有侍卫亲军步军都指挥使司的都指挥使甘岳城,他们分别被称为‘马帅’、‘殿帅’和‘步帅’,合起来又被称为‘三帅’,掌管着全国的禁军,俱是位高权重的人物。赵璩要对封野寺使绊子,看来这位马帅定是得罪了他。”

    五代时期的后梁,太祖朱温始设侍卫马步军都指挥使,初成建制。后唐明宗李嗣源,改称侍卫亲军马步军都指挥使,其机构称为侍卫亲军司,统辖皇帝直属的军队。到了后周,世宗柴荣正式设殿前都指挥使司,挑选武艺高超的军士,负责护卫皇帝的安全。柴荣病重时,任命赵匡胤为殿前都指挥使司都点检,成为殿前都指挥使司的最高统领官,掌管着殿前禁军。自此殿前都指挥使司与侍卫司相互制约,侍卫司一家独大、难以驾驭的局面得以改观。

    周恭宗继位后不久,赵匡胤受命抵御北汉及契丹的联军,随后在陈桥驿兵变中被拥立称帝。赵匡胤沿袭了后周旧制,设侍卫亲军司与殿前都指挥使司,并称“二司”。

    到了景德二年(1005年),宋真宗又将侍卫亲军司拆分成马军司和步军司,自此形成“三衙”。三衙各设都指挥使、副都指挥使和都虞候一名,共计九员,作为三衙的统兵官。三衙管辖全国的禁军,而禁军为宋朝的正规军,多从各地招募,也有部分从地方的厢军和乡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