暮云碧 第十一回 彤管贻(4)(1/3)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是夜白衣雪辗转反侧,难以成眠,直至破晓时分,方才迷迷糊糊地合上眼睛。次日一早他来到沈泠衫的屋外,正巧服侍沈泠衫的小丫鬟,捧着盥洗的铜鱼洗从屋内走了出来,白衣雪问道:“沈姑娘的身子怎样了?”

    小丫鬟眼圈一红,哽咽道:“沈姑娘怕是……怕是要不成了……”

    白衣雪吞声饮泪,呆立当地说不话来。小丫鬟眼中噙满泪水,说道:“白公子,你想一想法子,救救沈姑娘吧。”说着掩面匆匆离去。

    白衣雪长叹一声,慢慢踱步来到花厅,远远地瞧见施钟谟正独自端坐,神色愁黯,身影孤寂,心想:“施先生怕是也一夜未睡。”他踱步进了花厅,说道:“施先生,早。”

    施钟谟道:“早。”

    二人落了座,白衣雪问道:“凌掌门出门了么?”

    施钟谟道:“他一早去了六和酒家,等候冯氏兄弟现身。”抬眼瞧见白衣雪的眼中,布满了血丝,想必是一夜未睡。

    白衣雪从怀中掏出沈重的那本《橘杏钩玄》,说道:“施先生,此书是沈神医一生心血之作,他临终之时,托付与我。我本来想等沈姑娘的身子大好了,自当奉璧,亲手将此书交给她。只是今日我去见那位朋友,实不知何时方能得归,便请施先生代为转交。”

    施钟谟遽然一惊,接过《橘杏钩玄》在手,说道:“白世兄何出此言?你的那位朋友是做什么的?老夫不能让你孤身犯险。”

    白衣雪苦笑道:“施先生放心,我的那位朋友,并无恶意,只是我恐要……离开一阵子。”

    施钟谟茫然道:“你……这是要出远门么?”低头凝视手中的《橘杏钩玄》,认得此书正是沈重的遗作,如今师弟人琴俱亡,不由黯然神伤。

    白衣雪道:“不错。我这一去或许三个月,或许小半年,眼下还说不定。施先生,今日请勿出门,在家静候,如果事情顺遂的话,会有人登门送药,我……这便去了。”

    他出了施宅,来到熙春楼,迎面遇上马泰常,白衣雪道:“莫大小姐来了么?”

    马泰常伸出圆乎乎的手指,一指二楼,笑眯眯地道:“今儿一早就来了。”

    白衣雪心中又惊又喜:“她既如约而至,应是已经拿到了佛头青的解药了。”径直奔上二楼,来到先前与莫翎刹相见的小阁子,掀开帘帷,果见一人背向而坐,烟鬟雾鬓,身形苗条,心情激荡之下,竟有些头晕目眩,叫道:“翎妹……”

    那人听到声响,转过头来,一张圆圆的鹅蛋脸,神态天真,却是柠儿。白衣雪一怔之下,大感脸臊耳热,忸怩道:“怎么是……是你。”

    柠儿俏脸含怨,眼角的泪痕兀自未干,显是方才哭过一场,轻声道:“白公子,我……可把你盼来了。”

    白衣雪吃了一惊,问道:“柠儿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柠儿站起身来,长长的睫毛不住颤动,悲噎道:“白公子,我在这儿等你,都等得快急死了。”说着忍不住流下泪来。

    白衣雪惊道:“出了什么事?她……她呢?”心中隐隐感到不安:“我让她去讨要佛头青的解药,难道竟是出了意外?唐泣为人机深力鸷,又对她一直心存歹念,当真如此胆大妄为,对当今的公主,欲图谋不轨?”言念及此,额头上冒出一层冷汗,脊背更是感到一阵冰凉。

    柠儿双目莹然,抽泣道:“公子,你……自己亲自过去瞧瞧吧。”

    白衣雪道:“好,好,我们现在就走。公主殿下没有……受伤吧?”

    柠儿白了他一眼,嗔道:“怎么没有受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