情丝泪(上) 第十章(1/5)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马鞍山一战,方瑛一举成名。

    翌年,方瑛三年孝期才刚满,又被带去征讨维摩土司,不久就被晋升为都指挥使,即使如此,他依然得听命于沐昂,而沐昂又因为让张文隽冒领战功之事被斥责,心有不甘,因此老是找他的碴,使他根本没有时间去追缉思任,不过这一切他都忍耐了下来。

    为了父亲的期望,他什么都能忍。

    这年,在方夫人的强力主导之下,方翠、方虹和方燕接二连三出嫁了,再不嫁就没人要啦!

    接下来,该替方瑞找老婆了。

    “方瑞呢?”

    “小叔?刚刚出去啦!”

    “可恶,又给那小子跑了!”方瑛懊恼地走进书房,一屁股在书桌后的椅子坐下,忿忿地拍了一下桌子。“下次非把他绑起来不可!”

    香坠儿为夫婿倒了杯热茶,一边端详他的脸色。

    “夫君,为何这么急着要替小叔成亲呢?”

    “娘在催呀!”方瑛叹道。“还有,他要是不尽快成亲,将来我怎么放心把这个家交给他呢?”

    心儿顿时暖呼呼的融化了。“夫君,原来你一直记着。”

    “一刻也没忘!”方瑛探臂一搂,将她放在自己大腿上。“虽然你不是穆桂英,但你跟穆桂英一样尽全力在帮我,在家里伺候夫婿,在战场上奋勇杀敌,就连王大人都说我真好命,娶了个好老婆呢!”

    香坠儿羞赧又喜悦地偎入他怀里。“这是我应该做的嘛!”

    “不,你做的比你应该做的更超出许多,坠儿……”方瑛感叹的呢喃。“虽然我从没说过,但我想你应该知道,老婆,我真爱你!”

    香坠儿惊喜的扬起脸儿。“真的,夫君?我也是呢!”

    “我想也是。”方瑛正经八百的点了一下头,旋即失笑。“不是才怪,能为我做那么多,我想你一定很爱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啊!”香坠儿脸儿红红地又埋回他胸前。“好多好多的爱呢!”

    方瑛听得满心得意。“告诉我,老婆,我有什么地方值得你这么多爱的?”

    娇羞的瞄他一下,香坠儿低下头来用手指头在他胸前画圈圈。“夫君知道的,我是个好胆小又爱哭的女人,大家都好担心我嫁到方家来可能要十年八年后才能习惯,我自己更担心一辈子都习惯不了,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到三个月我就习惯了,因为夫君好体贴、好温柔,没有人比得上。”香坠儿仰起娇靥。“夫君知道吗?在娘家时,我一天至少得哭上七、八回呢,但现在我几乎都不哭了,因为夫君总爱逗我开心,害我都没机会哭了!”

    她满足地轻轻叹息。“夫君说我做的比应该做的更超出许多,可我觉得根本就不够,夫君是这么样的宠爱我,我怎么做都不够多,怎么做都回报不了夫君对我的好,我想,我得做的更多更多才够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这么好吗?”方瑛喃喃道。“怎么我自己都不知道?”

    香坠儿失笑。“连我大哥都说,以后不会一见面就想揍你了呢!”

    他又没偷大舅子的老婆,干嘛一见面就想揍他?

    “是喔,那真是谢谢了!”方瑛啼笑皆非地道。

    香坠儿又贴回他胸前。“夫君,思任呢?”

    “他可糗了,虽然在马鞍山大战中逃过一劫,但……”方瑛耸耸肩。“落水狗谁不打,他一逃入孟蒙,就被木邦宣慰使袭击,只好仓皇逃过金沙江,现在不晓得逃到哪里去了,不过朝廷放下话说,谁能捉住思任献给朝廷,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