宠妃难为:皇上,娘娘今晚不侍寝 第三千四百四十九章 姐夫(1/2)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“你放心,一定让你如愿。”宋言之说道,”不过,在那之前,我还不能让她死,我要好好折磨她。“

    “我只给你三天时间。三天后,我便要她的命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男人带上面巾,拂袖离去。

    宋言之站在原地,踌躇片刻,又看了会云黛的模样,伸手把她提起来,放到了床上。

    “他是谁?”云黛低声问。

    “醒了?”宋言之淡道,“他是我姐夫,陆一平的弟弟。当年他没能把我姐姐救出来,死里逃生,自己也被烧毁了面容。这些年活的很痛苦。论起恨意,他比我恨你千百倍。”

    云黛沉默。

    宋言之倒了碗水,送到她嘴边:“喝掉。”

    云黛两天没有进食喝水,浑身是伤,又发着烧,喉咙被火烧一般,痛苦难以言必表。

    她微微别过脸。

    喝了这口水,也不过是多延长一分痛苦的时间。

    以她现在的状况,就这么放任不管,不过活过明天。

    宋言之伸手把她的头扶起来,硬是给她灌下半碗水。

    云黛剧烈咳嗽,原本饱满剔透的脸孔变得苍白消瘦,长发披散着。

    “你若就这么死了,岂非便宜了你。”宋言之松开她,随手取出一只瓷瓶,扔给她,“治外伤的药。”

    云黛道:“你折磨我,却又给我药?”

    “因为不想让你死的这么快。我还有几百种折磨人的手段,没有在你身上施展。你可千万别这么快就死掉。”

    冷冷说完,他便走了。

    然而,等他回来后,发现那瓶药还在那里,根本没被动过。

    床上的女人昏昏沉沉的躺着,没有什么生机的模样。

    宋言之伸手一摸她额头,比先前更加滚烫。

    整张面孔被烧的通红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自己也很想死,给你药都不用?”宋言之冷冷道,“你不是有个很宠爱的男人吗,还有儿子女儿,怎么,不想见他们了?”

    云黛睁开眼,声音微弱:“我还有机会见到他们吗?”

    “自暴自弃,不像你的风格。”宋言之淡道。

    “确实不像。但你把我手捆着,是想让我用脚给自己抹药吗?”

    宋言之愣了下,这才记起来,从两天前她被抓来,她的手就一直被麻绳反捆着。

    他走过去,把她的胳膊拉起来,想要为她解开绳子,发现她的手腕上的伤被麻绳磨的皮肤已经有些溃烂红肿。

    绳子深深陷入溃烂的血肉中,看着让人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宋言之眉头微皱,拿出刀子,割断麻绳。

    麻绳却已经粘在了血肉中。

    他轻轻拉了下,她痛的身子微微颤抖。

    但没有发出任何声响。

    “你倒是挺能忍的。”宋言之犹豫了下,随手用力把绳子扯下来。绳子连带着把她的皮肉也扯了一些下来。

    云黛终于忍不住发出一声痛苦的闷哼,痛的浑身颤抖。

    她这辈子,除了生孩子,还没经历过这种程度的身体上的痛。

    “很痛吗?”宋言之盯着她的脸,轻声问。

    云黛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你这些皮外伤,与我姐姐被活活烧死的痛苦相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